旧支配者

爱猫人士会梦见宇宙真理吗?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故事

他骑车经过那个地方,偶然邂逅他的猫:柔软;灵巧;尾尖一撮棕色绒毛。第二天他再出门,口袋里多了一把小鱼干,腥味儿发酵,毫无保留挥发信息素,他的猫享用完毕还要舔舔他的指头。猫咪的舌陷进他手指尖的缝隙里,像给高铁重新涂装,他精神焕发,加快轮子转动的速度,带着满手猫的唾液,离去的背影也心满意足。这条街刚刚拆迁,钉车凌驾胡同废墟,高举钻头也算病危一场,起重机高耸入云也算病入膏肓。他见牠的第一眼就盘算着带牠回家。猫咪没有五险一金,牠们的自由孤独浑然天成浑然不知。这地方太危险,或许得有人陪着牠,这样才叫保险。

他平等的爱每一只猫,只是最近才下定决心,捧出三分之二的力气,向那个牠怀抱全开。这个决心下的很巧,他自己都未曾知道。牠是个男孩儿,颈上套着红圈,每前进一步,红圈上坠的名牌便摇摇晃晃,褪色桃心大跳摇摆舞。当猫咪用餐结束,毛茸茸的笑脸仰得高高的,像极了一个讨要晚安吻的孩子。他就环住牠的身子,把牠圈进自己怀里最暖和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他看清三个音节镌刻在已经氧化的金属桃心上。桃心挨着他的心脏,猫咪的胡须扎进他身体里,他的大脑往外渗血,アリス凝固在金属牌里,红彤彤闪着,与他红彤彤的血肉融为一体。

爱丽丝是只猫!他忽然想到。他直勾勾盯住アリス,后者正毫不在意似的捋顺皮毛。他于是又想,柴郡猫是爱丽丝,白兔是爱丽丝,疯帽子是爱丽丝,红心女王是爱丽丝,渡渡鸟和毛毛虫,牠们都可以是爱丽丝……他一共数了九个角色,爱丽丝有九条命,自导自演掉进了兔子洞,仙境从一开始就是陷阱……アリス歪着脑袋,眼睛里闪闪亮亮。

他二十岁,还有功夫灵光一闪,他偶尔恍惚觉得自己淹死在梦里,有人在他脑子上挖了个洞,灌输数不尽的闲思用不完的臆想,和牠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短暂忘却昨晚的梦境,本该沾染鲜血的双手,捧起了软绵绵的猫毛。他捋着アリス的脊梁,他觉得他们心意相通了,他看见アリス瞳仁里噼里啪啦的火花,他很多次从猫咪眼睛里看到东西,却很少出现火花。アリス掐准时机似的叫唤,他听着,他被牠推着往后撤去,甚至跌坐在地,五感一股脑的打开了,推开窗子,迎接阳光。他眼睛里没有星辰,没有大海,只有火花和一只猫。满天满地,满树叶满树皮,起重机吊的,电线杆上贴的,一瞬间都成了牠アリス。

周三,アリス没有出现,周四也一样。小鱼干在兜里揣了两天,满满的一兜,把他安稳的心志偷换掉了。周五,他走上这条路,自从与アリス心意相通之后,他就很少骑车了。施工的声音响遏行云,起重机呜哩哇啦,方形投影转来转去。アリス没有出现,因为爱丽丝从仙境里逃走了。他一面想,走入一片阴影里去。六月的燥热短暂消失,那里有清风,有风吹海面时海鸥嘶哑的叫声;他赤足走上沙地,海水冰冷刺痛他脚踝密集的神经,他怀里趴着アリス……他无法行动,向下望去,看见一小撮棕色绒毛,アリス伏在鞋边扒着他的裤脚,疯狂啃咬他,用脑袋撞他,把他从炎热的幻想中撞出来,最后撞向宇宙真空。他本能作祟,向后一步走,烈阳晃白了他的眼,方形阴影堪堪扩大,巨响过后,视线恢复,他的アリス变成了钢筋,和他的心脏一样往外渗血。

当晚,他做梦在那条街上散步,夕阳西下,断肠如他,那个男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颈圈的坠件上刻着有栖(汉字果然是这样写。他想。)有栖用唇角挽住微笑。有栖:嗨!火村!

有栖:我没法祝你有钱,或者学业有成……但是我有九条命,送你一条!

有栖:再见!火村!

霎时,他满身满脸都被那个湿淋淋的名字裹紧,茧一样密不透风。




……就是这样的梦。火村讲述完毕,狠狠吸了一口骆驼烟。我则笑了起来,看他一脸愁容,我于是问道:对你来讲,这算是个噩梦吧?

难说。火村又狠狠嘬一口烟。

有心灵相通的猫,又以这种状似悲剧的场景结尾,确实不太好归类。

不过。火村说。也不能说是悲剧吧。

我不复言,拨开眼前白雾,发现火村正直勾勾盯住我,恐怕——那眼睛里有火花。

我暗忖:还是给你发现啦。

至少在无尽回转的宇宙中间,我还能救你八次。因为爱丽丝有九条命,下一次,我希望你喜欢兔子。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