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支配者

八刀

*一些比较感性的东西 有缘看到

bgm:人  類  和  人  類  真  的  很  容  易  失  散  。-三 角 測 距


他说有栖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走。他说有时候那种感觉就像群魔乱舞,天使拿着深渊的钥匙和锁链,把大蛇锁进深渊里,整整一千年。你只闻得见烟味,胸腔震颤,肋骨下面藏着一个黑洞。他说黑洞不是黑的,黑洞是被十二韧手术刀拉开的口子。他说我们有星辰璀璨,有十二宫,有拜科努尔,有泰戈尔:唇红齿白、云鬓半挽的死神。他说我们有高更,有斯特里克兰,不过我还是对海勒富特斯勒斯更有兴趣一点。他说我们有这么多东西,黑洞却什么都没有。

他说如果我是只猫就好了,有栖,是只兔子也可以。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噩梦,不用担心你了。我可以跳上哪家公子的红色跑车,中途再跳上蓝皮卡车,去萨尔斯堡吃海鸥的肉了。他说有栖啊!我无法再忍受了。你是怎么有勇气出现在我面前,你身上有那个东西的味道,当你来见我的时候,那个东西就也跟着降临了。而你不肯坦白,不肯将那个东西原原本本呈现出来——有栖,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分手啊。他说。有栖,分手吧。 










是是,副教授。我边说边拉开背包拉链,从中拎出一袋热乎乎的酱猪手。我还想给你个惊喜的,你鼻子什么时候那么灵了??

原因就是我快饿死了,快打开它,有栖。

不等到回去再分吗,这边风好大的。

忍不了了!

就你嘴馋!!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