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支配者

执翻身彩

他翻书,很轻很轻:拇指按住页码轻轻上推,再加入食指捏住页角,这一页掀过去的时候,眼睛还在上一页留恋。这天距离我第一回吻他已经过去七年,我知道他恋旧,知道他正朝着小心翼翼的人生高举旗帜,没想这两点全表现在在肢体语言。我们曾经年轻且令人胆战心惊,每一天都在荒废,夜晚趴在条纹被单上细数过隙白驹。而我很擅长计算时间——黑夜与黎明夹缝的25:00,他颤抖用尽全力,我拥抱用尽权力。
我跨过沉沦的时候,我向永恒开战的时候,你一直是我的军旗。世界上大多数黄金时代都在沉默中度过,而我明天就告诉你、就要告诉你,那个时候我想对你说的事——然后,我即将做的事——亲吻你的眼睛,随后就消失;永远消失!狐狸从很远很远的地方现身,横滨不过是牠歇脚的驻店,冰天雪地之中总有一双狐皮制成的靴子。祝你幸运;这座城市不会背叛你。永远。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