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支配者

孑孑

送给狸狸❤

**孑孓不孑孑**

*怨妇石冈

*性暗示有

bgm:Satie Gymnopedie no.1-Maksim Mrvica



二十八岁以前我从未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产生过任何疑问,不是说我过去活的多好,只是二十八年来,我从未怀疑过这个世界的整体构造。那时的我年轻,空虚,心灰意冷;为房租发愁,为工作发愁,为我的命不久矣或百岁无忧发愁。我讨厌改变,而那段时间我天翻地覆,我忘了名字,忘了时间,甚至忘了自己讨厌改变;以至于我灵魂出窍,为一个女孩颠沛流离,在街头死魂灵似的闲逛,阳光普照或月光渺茫,我做着一个又一个清醒梦。在一个状似哀切的时辰,骑士架着嘶鸣的铁马来到我跟前:海勒富特斯勒斯的红色信标;喧哗城市的不协和音。他看着我,却像在牵我的手;他没有手表,腕子空空荡荡,拉着我飞进兔子洞里去。

他走后很久,远在魏玛的李斯特才往我梦里寄来一封安慰的信函。信上是这样讲:他激发过你的灵感,你爱过他,歌颂过他,所以,他的使命已然达成……我于是惊醒,音响内部震颤,女巫安息日之梦已经在淡出,裸体歌舞一号蓄势待发。萨蒂的曲子最适合用来告别;我刚刚忘却的梦境,又徐徐升起高挂太阳边。我死也逃不出去了,这个男人的投影笼罩着我,在他面前我身高五毫米,在他花园中心那棵橡树上生活,免不了东奔西跑,枝叶愈长愈繁茂,山穷水尽,我垂死挣扎,盼一处柳暗花明。我用黑眼睛目睹巨人亲自砸破了围城。

多少个夜晚我曾伏在他床上,尽做些无聊的、无止尽的仲夏梦,他们个个滑稽、可笑、愚笨、令人发指。恶魔,他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御手洗离开前第十三个晚上,也不忘在一块广袤的、贫瘠的土地上播撒一点光辉白昼。纯洁的世代,我将那些东西驱赶出自己体内,它们受蜉蝣真传,居无定所,镜面上流浪;DNA反射太阳慈悲,他们无助又仓皇。我旋开浴缸的皮塞,他们就尖叫扭曲,陨落去河外星系,那里有另一个创世;真是诚实的魔鬼,从不吝啬真相和离开的缘由……和他们的主人恰恰相反。

我是没有必要为他费神的,但那个晚上,恍惚之间我听见他说,要为我讲一个生生世世的故事。

生生世世。

生生世世。

生生世世。

评论 ( 5 )
热度 ( 33 )
  1. 寻藜脱水缩合成大尾巴狸以实玛利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我要吹爆这个超可爱的天使!!!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