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支配者

密莽丛林

*半成品 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写 看上去有点语无伦次 这一小段我觉得够火有了

bgm:☬S†R8 F☈♏ ☨♓∆ G☈∆♅∑☫-♅ GR∆V3☦ROBB∆ ♆


梦里我要么满身鲜血,要么青筋绽破一道皮肉瘀痕;要么攥紧匕首,要么指甲恶毒陷进神经麻痹视野几个春秋。少年时代我手足无措慌不择路,以为人生在世只有杀过人才能得以圆满;战争时代烽火狼烟到和平年月半边天黄,杀人丰碑一直硕果累累。

没有死者是真正无辜的,你晓得吧,有栖;没有死者是真正无辜的,正如众多罪犯中找不出一个真正有罪的一样,正如犯罪计划中没有真正完美的一样。几千个孤独的游魂,不入棺材,也懒得掉眼泪,忽上忽下,四处纷飞——不是说他们真的存在,你就当这里飞着棉絮,却不会打扰到你——明明有着轻盈柔软的临时脊髓,他们却异常容易嫉恨。死者会嫉恨生灵吗,有栖?他们困扰着我的梦境,我会惊醒,每个噩运的午夜,我的双手发汗而微潮,蹭哪里哪里漾一块深色,你见过我惊慌醒来的样子,我平举双手依稀辨认莫须有的血迹,唐突渐渐成了习惯定数,你转头看我的时候,我就听不见窗外的风声了。

偶尔我忘却了梦境,这些时候一般都有你。我刚学会抽烟的时候还不敢灌进肺里,烟草燃烧往口腔无能为力走一遭,也不清楚烟蒂为何还要留一截白头。真正过肺是在吸便利店剩下最后那盒骆驼,这种感觉像你。但我在梦里不会想起烟,只会想起你。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