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支配者

落日飞车

*1个不太寻常的火有 主观臆断 很乱很烂 废物

bgm:libidream-落日飞车


火村英生开着二手汽车跌跌撞撞上了高速,后视镜反射早春下午凄冷的太阳;有栖川有栖缩在旁座,后视镜也反射有栖凄冷的目光。大作家脑袋挨着左边车窗看副教授左边侧脸,后视镜反射火村喜气洋洋,看样子他还没发现有栖天降evol。有栖川有栖有了读心术,单单对火村一人奏效。上周他还很开心,随耳就能抓住老友一闪而过的小秘密,这些秘密想法无非他要用什么小把戏小小捉弄他一下,他在挑明又一件谜题时有什么小把戏叫有栖惊乍;而有栖突破人类极限提早晓得火村思路情报,于是火村全部的聪颖里头三分之二都险些变了味道,像福尔摩斯式狡黠的皮囊下突然露了狐狸的尾巴。还有些事让有栖沮丧:即使他躲得过火村突发奇想要按他头顶的手,避得开火村一些不太过分的拿他取笑的话,又有什么狗用呢?即使他听得见火村思考的动静,明白他抚摸下唇时肚子里什么奇想,又有什么猫用呢?有栖一个读心术下去对他无任何影响,火村该什么样还什么样,他用他副教授的姿态一酷到底,用临床犯罪学者的身骨在泥潭里头挣扎。可火村英生岂非百毒不侵无懈可击,他怕的时候心尖子照样糠筛似的抖(有栖怕的时候抖成打桩机),他也视珍视之物为明珠,人味儿远比那层躯壳所表现出的浓了太多——有栖沮丧而高兴,他丧他自己,读心术多奇妙的能力影响不到一个夜夜噩梦火村英生;他乐他的火村,比他这么多年来看到的火村丰富太多。

有栖目睹了这么多都不叫他表现的太落寞,有栖凄凉一个什么:偶尔——偶尔他与火村四目相接,他都听得火村心底一片昙花一现的热烈。有栖自诩情感方面比火村高一个敏感level,作家本能再来加持,动动毛细血管都清楚那是什么;有什么在热烈,有什么在灼烧,烧的过旺,一次性火枪,两秒就隐去,不给他留两粒沙。火村是隐身的演员,他非常擅长活埋这种感情,他原来能狠下心来埋死任何一种活的感情。生活埋葬了她的孩子……有栖不合时宜想起这么一句唱词。生活埋得住任何一个她的孩子,火村藏在土里,沉下身子压制他骨头无法锁住的花,他经常成功,在花枝就快突破土皮的时候他总会成功的。

而有栖川有栖被埋在火村身子里,被两侧肋骨囚个紧实。有栖是祸根,他叫花枝疯长,叫火村心甘情愿供它血肉,旋即掐折萌苗,继续输送养分,直到下一个轮回。有栖偷窥火村心脏偷窥了那么久,才明白火村是用只字不提来不让他太难堪,火村知道不管有栖对他是不是像他对有栖一样揣一份美丽月光,他们之间都会难堪。这是不太严重但时效略长的难堪,火村忍不了,他连一点点难堪都不乐意叫有栖去等。火村手里有一份台本,跟有栖的不尽一样,只字差别,却叫有栖拿不准回应的台词,捏不好讲话的腔调。火村的戏本上有一段,他对有栖讲你我之间不存在比海更深的河川,有栖听懂友情这一半,就把友头上一撇仨点一宝盖全给怠慢了。现在的有栖缩在旁座,火村开一路车看路他坐一路车看脸,耳朵里灌着落日飞车的new drug,恍然大悟火村讲那些话时眉眼有多温和漂亮,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讲这句话,说不暧昧都是在放屁;说讲这话的男人对听这话的男人没点儿暧昧感觉也都是在放屁。

由于听这话的男人对讲这话的男人居然也有那么丁点儿暧昧想法,有栖川有栖凄凉火村英生的疏忽和滞步:火村英生台本上所有暧昧情节都建立在他对有栖川有栖一生一世的感情上,而他早把花苗掐断,他面对有栖川有栖时就故意把暧昧建立在老友这层肤浅关系上面去;有栖警觉过,怀疑过,但他们要好过头了,好得没了烦恼,有栖只好以为这些通通都是玩笑。火村太过分了,有栖有了掘地三尺寻他的机会,挺尸的火村配合着站起来,用朋友的亲昵和真诚假笑遮住天地光华,省得它照亮那朵花。

有栖怎么办呢,难道要生生撕开旧友的皮肉,把自己从鲜血淋漓内脏中间揪出来吗;是不是还要把一丝不挂、浑身是血的自己拎到火村眼跟前告诉他我是一个幻影;是不是还要吻他;吻他的什么,一片苍白吗,吻他突如其来的软弱吗?有栖是他的脊梁同时也成就他的软肋,他不愿示人的那朵花恰巧就扎根在软肋上啊。

他们向太阳驶去,一个灿红的、只剩下小半的煎鸡蛋,一天内拼命发光发热,慈悲洒满整个城市。有栖喜欢这种感觉,他们开车行驶余晖之下,而车里正好轮播落日飞车,这让他萌生暂停时间的念头;生命在于运动事实胜于雄辩,哪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时间轮转叫他心烦。他恨死读心术了。火村侧眼看看有栖,手指动一动,还是没有脱离方向盘。有栖的能力一刻不停运作,知道火村盘算着要不要伸手过来抓抓他的脑袋,安抚猫咪的常用技巧。车载广播播到我的金桔,第一段副歌唱完火村终于伸手过来。你怎么了?没怎么。你不开心。没有。这些东西你一定推理不出的吧。有栖一面想一面撑起身子往自家名侦探那边挪挪,他离他近了,有些东西听的更清晰,有点像电话留言里火村的声音。听到嘟一声请留言。嘟。有栖,我喜欢你。

看吧,来了。有栖嘟嘟囔囔。他忽然好想吻他,或者创造机会要他来吻自己……有栖双手捏紧安全带,慢慢把它拽长。他一声不吭想:肚子饿了,想吃咖喱……

太阳扎进车胎下面去,火村开着车,车上坐着有栖,落日飞车一路奔波。火村说,咖喱的话,很快就能吃到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