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蜘蛛糸モノポリー


极乐也已经将近正午了.

{ 2018-06-18 /4 }

爱猫人士会梦见宇宙真理吗?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故事

他骑车经过那个地方,偶然邂逅他的猫:柔软;灵巧;尾尖一撮棕色绒毛。第二天他再出门,口袋里多了一把小鱼干,腥味儿发酵,毫无保留挥发信息素,他的猫享用完毕还要舔舔他的指头。猫咪的舌陷进他手指尖的缝隙里,像给高铁重新涂装,他精神焕发,加快轮子转动的速度,带着满手猫的唾液,离去的背影也心满意足。这条街刚刚拆迁,钉车凌驾胡同废墟,高举钻头也算病危一场,起重机高耸入云也算病入膏肓。他见牠的第一眼就盘算着带牠回家。猫咪没有五险一金,牠们的自由孤独浑然天成浑然不知。这地方太危险,或许得有人陪着牠,这样才叫保险。

他平等的爱每一只猫,只是最近才下定决心,捧出三分之二的力气,向那个牠...

{ 2018-06-10 /2 /22 }
 

活埋

活埋


*往复*联动 看过往复的不建议再看这篇

BGM:ontario gothic-foxes in fiction(看词)

 ✧ ♥ เ ๓เร ย ร๏ ร๏ ร๏ ๓ยςђ ♥ ✧-เђคtє๓yรєlŦ(听调)


大学时代他三次临摹《奥菲莉亚》。最后无一例外地、一幅都没能留住:一次被学长要了去,倒卖给一个对艺术一无所知的暴发户;一次挂上走廊,来人熙攘被挤掉了画框;一次送去参赛,半年过去再没有消息。他二十岁,不知道四十四年以后他要...

{ 2018-05-22 /7 /54 }
 

八刀

*一些比较感性的东西 有缘看到

bgm:人  類  和  人  類  真  的  很  容  易  失  散  。-三 角 測 距


他说有栖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走。他说有时候那种感觉就像群魔乱舞,天使拿着深渊的钥匙和锁链,把大蛇锁进深渊里,整整一千年。你只闻得见烟味,胸腔震颤,肋骨下面藏着...

{ 2018-05-11 /2 /15 }
 

衰愁


花吐 御石暗示

{ 2018-05-10 /13 }

往复

往复


企图模仿马克·哈登 光荣失败

BGM:shadow's song-foxes in fiction


他回到马车道才发现,这条街已然大变样。而在他意料之中的是,他们的公寓还维持着二十年前的样子。他的房间也还是那些摆设,由于清扫频繁,他乱烘烘的房间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好像二十年前他只离开了一小会儿,独自出门散个步又回来。他的桌子依然乱,书架上少了的几本书现在在瑞典。床的布局几乎没有变动,被褥都换了新的。杯子立在书桌一角,船的图案已经褪色。

他走到客厅,试着在沙发上躺下。沙发没有换,皮质层脱落,露出白色斑块,底部的弹簧也脆了,他仰...

{ 2018-05-08 /23 /53 }
 

御手洗洁的杀意

bgm:s̶̨̞̘̻̬̞̝͔͈̱͓̫☏ѧѦ ѧ︵  ̢ ̱ ̧̱ι̵̱̊ι̶̨̱s̶̨̞̘̻̬̞̝͔͈̱͓̫ ̶̱Ѧѧ  ѧ   ̵̗̊o̵̖ Ѧ ✉✍s̶̨̞̘̻̬̞̝͔͈̱͓̫  -JOURNAL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本就不是一个和平的时代;我们耗尽整个人生,从存在一步步走向毁灭。路途遥远、艰辛、无理取闹,生命的流逝殆尽,不过是为了取悦天地,为了最后化为尘土的瞬间可以省点莫须有的力气。

那个男人,一生中不一定存的住三张照片,即便存...

{ 2018-05-01 /14 /41 }
 

可能不带字好一点……。

完全画不出感觉

{ 2018-04-30 /11 /44 }

星辰的归来

怎么那么好……我这里痛(捧住胸口 狸狸的文里有好多我喜欢的元素阿 非常高兴 狂喜乱舞 亲吻狸狸一千次!!!😽😽😽

寻藜才不是大尾巴狸:

※给 @以实玛利 ,再次吹她有那——么好!!一直想写点啥给她结果没想到我这么久才挤出来一点辣鸡文字,这么晚了真是抱歉o(′益`)o
※同时(晚了几天的)祝火村生快,(早了几天的)祝我们爱丽丝生快
※超级意识流,不知道自己在写些啥玩意,小学生文笔+立意,不知道有没有bug,想pia我请随意|・ω・`)
※私设一大把,ooc比我强行景描的次数还多


      鲜血。
   ...

{ 2018-04-20 /33 }
 

孑孑

送给狸狸❤

**孑孓不孑孑**

*怨妇石冈

*性暗示有

bgm:Satie Gymnopedie no.1-Maksim Mrvica


二十八岁以前我从未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产生过任何疑问,不是说我过去活的多好,只是二十八年来,我从未怀疑过这个世界的整体构造。那时的我年轻,空虚,心灰意冷;为房租发愁,为工作发愁,为我的命不久矣或百岁无忧发愁。我讨厌改变,而那段时间我天翻地覆,我忘了名字,忘了时间,甚至忘了自己讨厌改变;以至于我灵魂出窍,为一个女孩颠沛流离,在街头死魂灵似的闲逛,阳光普照或月光渺茫,我做着一个又一个清醒梦。在一个状似哀切的时辰,骑士架着嘶鸣的铁马来到我跟前:海勒富特斯勒...

{ 2018-04-07 /5 /32 }
 
1 2

© 以实玛利 | Powered by LOFTER